中国科学债务黑洞:前高管揭露了他们的家庭丑陋, 抵押贷款再融资失败

ceo6666 10 2020-07-18

  债务部黑洞

  本报记者/刘松辉/苏州/上海

  编者注/在债务爆炸之前,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即使以中国科学院为背景的中国科学院建设也不例外。

  中科建设的总部从北京中关村迁至上海,6年后业务范围迅速扩大,热点几乎无处不在。同时通过杠杆作用,许多公司的并购,一次 有超过400家子公司。

  然而,“周氏家族”最终会传播开来,当债务扩张的资本游戏无法通过鼓动和散布花朵来继续进行时,中科建筑的华丽外衣将被撕下,债务的黑洞向前发展。

  前线调查

  科学技术部前高管揭露了他们的家庭丑陋,并且抵押贷款失败

  当带有中国科学院标志的中国科学技术建设发展总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科学技术建设”)将其总部从北京中关村迁至上海时,深渊正在逐步接近。

  6年后这个国有投资建设集团最初专注于工程建设和建设,它的触角已扩展到十多个行业,包括投资和融资, 综合建设 发展, 国内外贸易, 新材料研发与生产 文化旅游 矿业, 汽车零件, 生物医学和水产养殖, 等等各地有实际债务的私营企业合并子公司一次扩大到400多家。

  与中国科学院行政管理总局(以下简称“中国科学院行政管理总局”)共同持有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中国科学技术发展”), 庞大的资产管理团队被市场称为“中国科学系”。

  最近,根据中国科学技术建设公司前高管向《中国商业报》记者提供的财务数据,公司依托国有企业背景,为子公司提供经常抵押的银行贷款,目前有许多贷款逾期。

  以及通过杠杆融资获得的大型建材市场项目,长期抵押给金融机构。由于资金链问题,该公司已经申请了重组,总债务高达700亿元。

  科学技术部的许多公司突然爆炸。一夜之间崩溃了问题是,在各种奇怪而可疑的收购计划中,中科的建设只有约200名员工,如何为主要融资平台开绿灯?

  抵押融资困境

  两年前《中国商业报》曾经独家报道,昆山梅吉特工业博览城空置,开发商Megat Group负债累累,拖欠买方的租金,由中科建飞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完全收购。, 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中科健飞”)。

  几天之前,该项目商店的投资者再次向记者报道,收购后,不仅继续欠房租,此外, 中国分公司建飞使该项目更加混乱。

  记者走访昆山梅吉特工业博览城,发现2号馆 4, 项目第一阶段的6个都已关闭。1号馆只有几十家商店 3和5仍在营业。除了二楼 整个购物中心充满了投资,多家公司将楼上的数千平方米作为仓库出租。在6号馆南侧约30平方米的开放空间中建筑垃圾和生活垃圾被露天丢弃。在整个场地附近,除了几个保安我没有看到任何来消费的顾客。

  昆山梅吉特工业博览城二期工程已竣工。大型运输车辆不断在门口进出。你可以透过绿带看到所有新的大众汽车都停在体育场外的前坪里。

  一位保安介绍,它被大众汽车出租作为停车场。年租金是320000元。体育场内停着四万至五万辆汽车,因此, 一些隔墙也被拆除。

  关于项目运作的状态,昆山明治项目的负责人不想多说。这仅意味着投资者每天都在处理维权事宜。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开系统显示,1月4日, 2016年,梅加特房地产公司的100%股权从梅加特集团变更为中科建飞,这意味着后者正式接管了该项目。令人困惑的是,收购之后,中科建飞立即为Megit的项目进行抵押融资。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判决书显示,中国外国建设(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有限公司 决定向昆山美吉特房地产有限公司提供抵押担保。, 有限公司 苏(2017)昆山房地产证书编号 0771443, 苏(2017)昆山房地产证按《房地产登记证》编号 0071292,享受折扣或拍卖或出售收益的优先补偿权。

  不仅,昆山梅吉特工业博览城的商店也用作抵押品。根据深圳市招商银行前海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公开披露的信贷资产转让信息,昆山美吉特房地产有限公司, 有限公司 拥有本金2亿元人民币及相应的利息。校长1。4。负债70亿元,下注了594套商店,中科建飞和中科建设共同承担担保责任。本金为52。600万元594套商店是双重抵押的,中科建飞和中科建设共同承担担保责任,昆山梅吉特公司1/3股权的质押。抵押物为594套商业房地产。 1, 2, 3, 4, 以及隶属于昆山梅吉特房地产有限公司的梅吉特工业博览中心一期的6个。, 有限公司总计2。70000平方米。

  中科建飞还发行了私募产品Megat ABS,基础资产基于原始股权持有人与昆山明治特轻资本项目的108个承租人签订的110份租赁合同。从1月1日开始享有租金索赔 2017年至12月31日, 2019。简而言之,有权从昆山梅吉特照明市场的外墙房屋租金中收取收入。

  宜邦国际建材品牌中心 类似于昆山梅吉特工业博览城,它也被定位为一个集成展示的建材城市, 销售, 购买, 办公室, 仓储和物流功能。The total land area of the project is 24。650,000 square meters,Located in Qingpu District, 上海。

  Zhongke Jianfei's acquisition of Shanghai Yibang Real Estate Co., 有限公司 also started in 2016.The business record change was completed in June 2017.

  According to the execution ruling of Zhejiang Higher People's Court,Wanxiang Trust Co., Ltd. sued 中科建飞 Zhongke Construction, and Shanghai Yibang Real Estate Company for financial loan contract disputes,Requires Zhongke Jianfei and Zhongke Construction to pay the loan principal and compensation for the early maturity of the loan to Wanxiang Trust 4.1。5 billion yuan,And the corresponding penalty interest, interest, attorney fees, litigation guarantee insurance premium,If the latter cannot fulfill the payment obligation on time,Wanxiang Trust as the mortgagee,A total of 299 mortgaged houses located at No. 17-29, Lane 6598, Beiqing Road, Zhonggu Town, Qingpu District, Shanghai, which has the right to mortgage by Yibang Real Estate, enjoy priority in repayment of the price obtained from discount or auction or sale of the mortgage.

  The above loan is the 2017 Yingda Capital-Zhongke Jianfei No. 1 special asset management plan.Granted trust loans to Zhongke Jianfei through Wanxiang Trust,It is used for the post-renovation and equipment procurement of the five-star hotel and hotel-style apartment project of the "Zhongke Yibang International Home Furnishing Expo Center" in the Dahongqiao section of Qingpu District, Shanghai.

  但,记者在实地调查中发现,宜邦建材城的五星级酒店闲置了很长时间。内部仍然处于粗糙状态没有装修的迹象。

  “红帽”企业弊端

  根据知情人士提供的信息,中科建设下有448家控股和参股公司,它以中科建筑的“雨伞室”展示了一种雨伞结构。其中,40个未注册的分支机构,各级子公司405家,Zhongke Jianfei, 科学部的另一个运营实体, 拥有42家子公司。

  在中科建设重组前项目的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上,中科建设宣布,截至3月26日,管理员共收到740份声明声明,一共有三涉及025个债权人,宣告的索赔总额为699。2。30亿元。

  中科建设说大量资金流向子公司,支持子公司的业务发展。但,大多数子公司都质疑该债务数据,结果是, 下属子公司已向中科建设提起诉讼。在宣布的700亿元人民币中,将近500亿元未能找到与中科建设相应的分类账。

  宋文革 上海财经大学500强企业研究中心教授 长期研究国有和国有企业改革的人, 告诉记者,自营或私营企业的扩张更加困难。但是,如果它以中央企业的名义隶属,容易获得融资便利的东风,因此, 许多“红帽企业”也已经实现。

  蒋志成(化名)是长三角一家大公司的创始人。几年前, 我们开始与中科建设开展业务合作,到底, 公司所有股权均与中科建设的名称相关联,并被任命为中科建设总经理助理。

  “那时候, 针对中国科学技术建设的国有资产背景,做项目时有很多认可价值。江志成说:在接下来的三年中通过与中科建设以清晰的股票和实际债务的形式进行合作,我公司也享有融资的便利。

  现在,中国科技建设不仅欠了江志成的公司几亿人民币,由于中科建设本身已经负债累累,债权人还没收了以蒋志诚名义持有的股权,资金多次被冻结。

  庄在强(化名), 上海房地产公司董事长介绍,在2015年之前,中科建设只是庄子强公司的建设单位。后来, 中科建设买了500000平方米的在建工程。共欠债70亿元,但是购买之后 它不再运行。现在,由庄在强创建的房地产公司已经是中科建飞的子公司。

  公开信息显示,附属公司起源于1980年代,为了利用身份, 国有或集体单位的资格和政策待遇, 大量从事商业活动的人以公共或集体单位的名义主动或被动地建立企业。后来, 掀起了高潮作为“名义股东”, 下属单位采用产权和其他形式的定义,相继, 股权或公司财产权已退还给客户。但是进入本世纪以来下属业务和“红帽企业”现象已经反弹,专注于基础设施建设领域, 房地产开发 建筑施工, 物料进出口贸易 和社会服务业。

  薛俊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曾经有人说,如果发生产权纠纷,一些公共政党很容易利用自己的支配地位和社会影响力资源,发挥对裁判的影响力,一些人甚至恶意地无视事实,将非公开党标为“拥挤的国有资产”。如果允许这种行为发生,会挫败中国私营企业家的热情,这也不利于该国的长期发展。

  据姜志成说在2012年左右,中科建设负责一些地方建设项目,事实上, 盈利能力更好。这个问题确实出现在2015年下半年,企业内部管理日趋混乱。

  在蒋志诚的印象中,昆山梅吉特工业博览城本身就是一个即将完成的项目。没有投资价值,然而, 顾卫国 中科建设的法定代表人, 还有余刚 中科建飞社长 直接组织收购,而无需通过子公司讨论。

  “当我咨询业务时,我有异议,公司内部许多人反对。“根据江志诚的回忆,那时候, 沉永良 中国科学技术建设的法定代表人, 还有徐彬 梅吉特集团董事长 都是温州人两家公司的股权交易非常快,在尽职调查工作还没有完成之前, 它被该集团收购。最终项目继续流血,这也成为拖累中国科学技术建设的关键。中科建飞的股权突然转让给中科银行,沉永亮也积极运作。

  事实上,对于资产收购确实存在疑问。根据江苏证监局的警告信,Mejit灯是Mejit ABS的原始所有者,向阜成海富通等中介机构提供虚假资料, 挪用和损坏特别计划的资产, 和不完善的内部控制系统,违反相关规定。作为Mega ABS的计划经理, 阜成海富通无法对Megit ABS的基本资产和原始股权持有人进行全面的尽职调查, 在存在Megit ABS的过程中未能有效地监督和检查基础资产的现金流量状况, 并发布了《华泰·梅吉特·兰普杜资产支持特别计划手册》,内容与事实不符,违反相关规定。

  根据中科建设2015?2017年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发行协议,中国科学院是中国科学技术建设的最高权力机构和唯一控股股东。而且公司没有召开股东大会或董事会,总经理顾卫国全权负责公司的所有事务和业务。

  关于子公司的汇报问题和债务状况,记者赶到华虹创新园中科建设办公楼, 2777巷 金秀东路 浦东新区 Shanghai.一楼的工作人员说,顾卫国不在公司,市委书记董圣举也很少在公司工作。记者多次打电话给顾卫国,也无法连接。

  700亿债务问题的影子

  中科建设主要从事房屋建设项目总承包, 等等它是中科院管理所的100%股权单位,原名中国科学院管理所。该公司成立于1955年,负责研究所和北京研究院的后勤工作。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中科建设总资产521。4.90亿元债务比率是68%营业收入367。3。90亿元利润总额59。1.30亿元。但,据姜志成说金融机构中国科技建设的部分贷款利率非常高,在一般房地产开发项目中, 10%?13%用于土地分配。短期贷款已经比较高,中科建设在融资过程中的实际利率有时高达18%。添加优惠券价格, 金融机构的服务费和购买费,至少20%。尽管如此,仍然有金融机构愿意提供贷款。

  记者获得的一份财务咨询服务协议显示,江苏某公司通过安排融资机构向中科建设提供了融资,促进中国科学技术的持续稳定发展。中科建设使用单一信托贷款进行融资,由信托公司发行的单一信托(创新的单一基金对接),拟议融资额为3亿元,融资时间为3年。在这个过程中中科建设向江苏某投资支付的财务顾问费为每笔融资本金的三分之二。9%,共11个700万元。

  中科建设的子公司也发生了同样的情况。因为XX集团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 Ltd., 中科建设需要筹集资金,聘请上海商务服务公司为财务顾问,后者协助中科建设与福建的一家信托公司处理信托业务,融资6亿元,任期三年。为此,一家集团有限公司向上海商业公司支付交易价格的2%,总计1200万元。

  作为科学部的重要子公司,中科健飞试图讨论昆山梅吉特和中科宜邦的两个项目。制定新的战略路线图,促进长三角建材企业集群的发展。为了应对公司债务问题,记者联系了中科建飞总裁助理,它的意思是,由于身体不适,我在家休息了半年。目前,大多数员工都离开了其他人基本上不去上班。

  上海浦东三桥百花园的建筑,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前总部 都在2019年中拆除。有业内人士介绍,中科健飞搬走了甚至公章的一部分都没有被扔到地上,在今年年初, 公司和投资者继续来讨债。

  靠近中科的一家上海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董事长透露,去年八月,于刚 建飞总经理 被上海市纪委带走协助调查。原因是公职人员挪用公款8500万元。此案仍在调查中。

  随着中央企业的光环,加上激进的资本运营方式以及与汽车相关的大量子公司,造成了中国科学系的现状。这意味着通过收购和重组利用高杠杆,实现快速扩张的资本游戏即将结束。宋文革尖锐地指出,一个资产不足的公司,依靠资格认证的便利性来利用大量资金,造成当机。

  作者说,把握国有资产和国有企业改革的关键,有必要注意重要决策问题的适当性,例如国家投资者责任的定位, 小组管理和控制以及子公司管理机制, 和“三大一大”。决策是企业的命脉,在这方面,国有企业需要进一步探索,最近几年, 国家提倡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关键之一是混合后董事会是否可以根据法律法规规范决策,这需要进一步观察。

  在这方面,顾泉 中国科学院行政管理局局长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中国科技建设的所有并购案例均符合工作纪律。在700亿元债务问题之后公司一直按照中国科学院党组的安排积极开展工作。然而, 不方便透露详细措施。于刚有纪律问题的是个人,它是在公司审核期间发现的,它已移交给纪律委员会。

  7月13日,在天彦支票的备案数据中,中科建设的蓝色公司徽标仍带有“中国科学院”字样。中科昆山工业博览城销售部玻璃门前,这位63岁的投资人女士 徐不知道那时候 中科建设的企业标志已悄然修改,改名了。

上一篇:推特曝出史诗级漏洞背后:首席信息安全官职位已空悬半年|Twitter|黑客|漏洞
下一篇:西藏军区抓格斗训练:“用力!中午没吃饭?”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微信二维码